谁说下欧瑟的奢侈品可靠吗?能入手吗

时间:2020-03-26 14:40:09阅读:60

谁说下欧瑟的奢侈品可靠吗?能入手吗

继罗永浩将转型电商直播,掀起直播界“带货一哥”争夺战之后;作为地方政府,广州市也宣布在电商直播领域大干一场,准备培养一万个“李佳琦”,还要做全国的直播电商之都!

电商直播的魅力,连地方政府都已经坐不住了!

要培养一万个“李佳琦”

近日,广州市商务局印发《广州市直播电商发展行动方案(2020-2022年)》,通知表明,要充分发挥广州“直播货”多、供应链完备等优势,培育一批头部直播机构、MCN机构,孵化一批网红品牌,培养一批网红带货达人。

广州市要培养一万个“李佳琦” 风口之下直播电商井喷_零售_电商报

具体而言,广州市要构建1批直播电商产业集聚区、扶持10家具有示范带动作用的头部直播机构、培育100家有影响力的MCN机构、孵化1000个网红品牌(企业名牌、产地品牌、产品品牌、新品等)、培训10000名带货达人(带货网红、“网红老板娘”等),将广州打造成为全国著名的直播电商之都。

广州市要培养一万个“李佳琦” 风口之下直播电商井喷_零售_电商报

广州市的这一政策性文件,引起网络焦点关注,培训10000名带货达人的计划,也被称之为要培养“一万个李佳琦”。

要培养网红可不简单,为了达成这些计划,广州费尽了心思。首先,广州将建立直播电商行业智库,并定期发布行业分析报告,一方面给政府部门决策提供智力支撑,一方面给企业发展作出指引。其次,广州将打造直播电商产业集群,做大做强直播电商主体,并推动直播电商在商贸领域的作用。最后,广州将构建直播电商人才支撑体系,培育直播电商各方面的人才。

而且为了营造良好的氛围,广州还建立直播电商“诚信规范经营”认证机制,组织直播电商发展高峰论坛,举办直播电商带货大赛。对行业带动作用明显、影响力强的直播电商企业,优先考虑认定为广州市电子商务示范企业,并给予一次性资金奖励。

要想有一片生机勃勃的绿林,先得有肥沃土地和适宜的环境。广州的扶持政策,就是要给直播电商一片肥沃的土地,并从基础理论、基地建设、人才培育、财政支持等各方面对直播电商进行培养。

土地已经准备好了,种子也撒下去了,广州作为第一个直接发布文件支持直播电商的地方政府,也许真的有可能成为未来的直播电商之都。而广州市发布的这一个政策,也再次说明,直播电商的风口,已经来了!

风口之下的两大趋势

如果说2019年直播电商的发展只是“初露端倪”,那2020年直播电商已经彻底站上风口。罗永浩的高调进军,以及广州市的政策发布,只是在这个风口之上的一种表象。

特别是经历2020年初的全民宅家特殊时期之后,直播电商几乎已经迎来“井喷”。在这段时间内,直播电商发生了两大显著的变化。

第一,“万物皆可直播”的趋势越来越明显。一直以来,直播电商主要涉及的领域都在美妆、服装等两大领域,但是随着发展 ,上架直播间的商品正越来越多样化。

这一趋势其实在2019年已经有所显现,标志性事件是作为“口红一哥”的李佳琦,其带货产品除了美妆之外,还向不粘锅、大闸蟹等产品延伸;而作为明星直播带货的代表,李湘也曾因为直播卖卫生巾引起非议。

广州市要培养一万个“李佳琦” 风口之下直播电商井喷_零售_电商报

进入2020年,一方面消费者的网购需求不断提升,以前不网购的东西尽量都网购,这给直播电商创造了良好的市场需求;另一方面,原先只依靠线下门店销售的产品,因为线下销售受阻而有了强烈的线上销售欲望,这些临时上线的产品往往要借助直播电商的高关注度,以达到卖货的效果。

所以近期来,直播卖房、直播旅游、直播卖车、直播卖菜,工业品直播、原材料直播、装修企业直播、超市直播、博物馆直播、酒吧直播等原先在直播电商中非常少见的企业与产品蜂拥而入,将直播电商挤成了一个包括万象的平台。

第二,“全民皆可成主播”的时代正在加速到来。罗永浩加入直播电商,只是一种表象,在此之前,名人、明星加入直播电商其实已经司空见惯。而在特殊时期引起的浪潮之下,一些特殊人士加入直播也成为关注焦点。

目前,已经有一批企业家成为了直播电商的新人。这批新人里,包括携程旅游联合创始人梁建章、包括银泰商业CEO陈晓东、红星美凯龙5大总裁等等企业老总。

此外,还有一批特殊的人也在成为直播的常客,这些人相比罗永浩之流要淳朴的多,他们是各地的政府官员,近期有不少县长化身主播,在直播间成为带货达人。

3月3日,11位县长在快手直播带货,获得大批快手老铁的围观点赞;3月15日,淘宝村播日,有超100为县长为网民带来数千款特色农货直播;3月16日,江西60位县市长进驻淘宝直播间,为本地农产品助阵。此外,还有分别在拼多多直播卖货的衡州市长、在京东直播卖货瑞昌副市长。

企业家和政府官员的参与,大多数是因为受到疫情影响,出现产品滞销等困境。而这些在直播间特殊的身影,也打破了只有网红、明星才能直播带货的界限。

这段时间,也许一场直播就救活了一家企业;也许一场直播,就扶贫了一个村子的农民。隐藏在背后的,是“万物皆可直播”、“全民皆可做主播”的大趋势。

而在商品种类的丰富方面,直播电商几乎只用一个月的时间,就走完了网购十几年走过的路。参照网购的发展历程,直播电商的发展才刚刚开始。未来可能任何东西都可以通过直播电商买到,未来任何人都可能是带货主播。

但尽管如此,所谓的一万个“李佳琦”的说法,似乎仍然显得不太实现。

一万个李佳琦也许不是梦

一般而言,新兴产业往往会出现诸强林立的局面,然后在竞争之中逐渐形成巨头,最后出现马太效应。但是直播电商却一反常态,在发展初期便呈现出了较为明显的马太效应,这在主播之间的差异上更加明显。

广州市要培养一万个“李佳琦” 风口之下直播电商井喷_零售_电商报

数据显示,淘宝直播中,带货能力前10的主播占据了机构大盘75%的流量和80%的成交额。另一个直播平台如涵,几乎以张大奕一个人撑起半边天。

有限的几个超级主播占据了绝大部分的流量和成交额,这是直播电商的常态。培养一个网红容易,但是培养一个李佳琦难,因为李佳琦的成功之路,几乎难以复制。这也是为什么会有人觉得,一万个“李佳琦”根本就是个梦。

但如果将李佳琦看成美妆领域的带货王,那在“万物皆可直播”及“全民皆可主播”的大趋势下,其实一万个“李佳琦”不仅不是梦,而且还很有可能成为现实。

因为随着直播卖货所涉及的领域正不断扩大,当直播的产品脱出美妆、服饰等领域,李佳琦、薇娅便没有了专业上的优势,那也就意味着该领域的KOL将成为新的带货王。这也是罗永浩所说的:虽然不适合卖口红,但相信可以在很多商品品类里做到带货一哥。

汽车、手机、数码3C、家电、家居,其实每一个行业的体量都不小,这些行业如果产生一个或多个“专业对口”的带货王,他们将成为新的“李佳琦”。

罗永浩不会是最后一个转战直播电商的KOL,伴随着直播电商在各行各业的渗透,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“罗永浩”,也会有越来越多的“李佳琦”。

以苏州易合集团为例,旗下有多个亲子品牌。其中,有3家梓悦亲子餐厅、8家散步的蜗牛儿童游乐场。据报道,11家门店预估损失在80-100万元之间。神采飞扬游乐公园,在全国有50家线下店,春节期间亏损更是达3000万元。

  亏损的易合集团和神采飞扬,只是疫情之下亲子行业的缩影。其折射的是,母婴零售、亲子餐厅、亲子娱乐/运动、亲子教育等普遍面临经营困境。

  这类品牌的特殊性在于,主要受众群体是孩子,并且重度依赖线下场景、节假日,讲究亲身体验。因此,重创难以避免。

  不过,“比惨”和“等死”终究不是办法。亲子品牌积极自救,加入线上商机探索大潮流。原本存在感不强的线上业务,在疫情的“助推”下,呈现出新的可能性。

  营业母婴保健、零售

  加大电商力度,直播卖货异军突起

  在诸多亲子娱乐业态闭店的同时,为保障婴幼儿生活必需品和食品的供应,母婴亲子用品店依然坚挺。

  孩子王、苏宁红孩子、乐友、贝贝熊等品牌,集体打出“不离岗、保供应、不涨价“的口号。

  截至2019年底,孩子王门店总数为370家, 共进驻19省(含直辖市),126市。疫情期间,几乎所有门店,都做足防疫措施并坚持营业。

  但受因商场闭店、营业时间调整、交通管制等因素,门店客流和营收必然受到较大影响。因此,把产品和服务搬到线上,维持用户粘性,获取营收增量,成该业态的“共识”。

  孩子王通过app和小程序完善线上商品供应和服务。其联合各商家,调取货源,全力保障口罩、洗手液、纸巾、湿巾等防疫清洁商品的供应和配送。

  疫情期间,孩子王还为2400万会员,增设线上育儿顾问,为黑金会员开通专属电话通道,实时解答育儿难题。

  苏宁红孩子,也加大完善电商配送服务。2月10日,苏宁红孩子联合苏宁物流推出就业共享服务平台,新招2000名骑手,为消费者提供3公里范围内最快1小时到家服务。

  此外,乐友、登康贝比、喜阳阳爱婴等品牌,也积极加码电商业务。

  除了常规电商和服务,疫情期间母婴电商直播冒尖。

  90后、95后宝妈群体不断加大。网上有个热段子:她们天不怕地不怕,就怕李佳奇一句OH MY GOD。直播电商已被验证具有较高的高转化率、多样化展示、借势热点等优势。

  贝因美2020年宣布与李佳琦所在公司美腕合作,以直播的方式触达年轻消费群体。

  疫情发生后,2月1日,柠檬妈咪便在快手上开启了线上直播;2月11日,中国婴童网也联合全国147家母婴领域品牌,开展以“战疫情,护母婴”为主题线上直播。

  室内亲子娱乐

  移动终端产品大行其道

  室内亲子娱乐,通常包括游乐园、主题乐园、潮玩馆、运动馆等。其对特定设备和购物中心实体场所重度依赖,体验性、互动性强。因此,常规室内亲子娱乐业态无法像零售业一样,进行线上交付。

  肺炎疫情影响之下,购物中心要么关停,要么客流锐减。这给亲子娱乐空间的经营造成的打击,不言而喻。但危机也加速了亲子娱乐产品的居家化、线上化。

  家庭娱乐设施:消费者不能外出玩乐,转而选择VR、AR等场景体验感强的家庭娱乐设施。这类产品原本就有,疫情“催化”之下,或将加速日常化。

  加上5G的成熟,智能化追踪千人千面的个性化需求,其应用方面会加快进展。

  恒信东方儿童此前便以“动漫+”概念,打造了动漫影视娱乐产业链一体化的服务产品,并与新西兰紫水鸟影视公司一同打造了《太空学院》IP。

  借由《太空学院》,恒信东方将太空学院中“斯泰”一动漫形象融入到了AI合家欢互动娱乐产品中,自主研发了儿童电视和儿童宝盒(机顶盒)。该智能产品集智能陪伴、养成教育和互动娱乐为一体,与“纯娱乐型”家庭型娱乐产品形成差异化竞争。

  得益于此前的孵化成熟,在疫情期间,恒信东方提供了包括在线AR休闲小游戏、亲子互动娱乐在内的多种在线娱乐服务。

  家庭型娱乐产品不断冒尖,并结合AR、VR等酷炫智能科技,不断强化教育与娱乐的统一,受欢迎程度不断提高。

  亲子教育

  “求生欲”促革新,在线授课成“黑马”

  2003年SARS期间,新东方全国各地分校停课,大量家长要求退款。俞敏洪付完了账上所有现金,甚至还要举债,才勉强度过财务危机。

  因肺炎疫情影响,各地学校开学日期一再延期。幸运的是,在线授课已普遍被大众接纳。孩子线上听课的习惯加强了,父母为线上知识教育产品付费的意愿也提升了。

  1928年美国金融危机,催生了连锁超市;SARS的催化剂功能,最明显的案例是催生出了淘宝和京东等电商;而“新冠”对线上教育的的催化效果,主要是加速其普及化程度。

  中国在线教育市场庞大。艾媒咨询发布的《2018中国在线教育行业白皮书》中预测,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将达2.96亿人,市场规模将达4330亿元。

  加上人工智能这一支“强心剂”,“线上教育”已然颠覆了传统的教学方式,正掀起一场教育革新。

  精锐教育、VIPKID、腾讯、科大讯飞等企业纷纷“捐课”支援武汉,背后体现的是诸多细分教育门类,都可以在线化操作。

  由于延迟了上学时间,青少年们线上听课的需求迎来小高峰。在线课程涌入大量的流量,亲子娱乐品牌开始在线上教育领域寻求突破,知识付费再次成为各家争抢的盈利点。

  贝瓦成长乐园联手阿里文娱、优酷推出“在家上课计划”。通过使用互联网平台的点播、直播功能,老师和学生,可继续按进度“上课”。

  此外,针对0-12岁孩子需要家长陪伴学习的特点,贝瓦成长乐园还推出寓教于乐、素质成长的“在家也能学的新课表”和“父母速学小课堂”。这些产品将有利于家长和孩子的互动。

  疫情仍在肆虐,除了以上品牌,喜马拉雅、网易有道等头部知识付费企业,也都已纷纷出手。

  喜马拉雅联合“村长”李锐,推出“村行陪你宅家中”等音频课程,让孩子用听的方式了解病毒。上线五天,整体播放量便达800万次。

  此外,母婴陪护知识、幼儿早教课、青少年兴趣班等细分教育领域,不断有新的亲子品牌介入。

  天眼查数据显示,当前以在线教育为主营业务的企业超23万家,近五年成立1~5年企业数超过13万家,占比57.6%。2019年该业态发展迅猛,新增企业更是有6万多家。

  VIPKID相关负责人表示,疫情爆发后,咨询课程的新生家长数量翻了一倍;网易有道精品课捐助湖北地区的课程,十天便超过6万名湖北学生或家长报名及咨询。

  在此以前,青少年线上辅导课程被视为一个顽疾,难以治理。经此一“疫”,利用大数据密集沉淀数据、反复优化预测,青少年在线教育或有望规范完善。越来越多的人会成为线上、线下教育机构的共同用户。

  业界有观点认为,若5月份前疫情得到控制,利用劳动节、儿童节、暑假等几个重要节点大力提升业绩,或许也能弥补品牌一季度的部分损失。

  总结:

  母婴零售、亲子娱乐、亲子教育业态,都有用户粘性极强的特点。疫情期间,不少亲子品牌都通过社群运营,私域流量转化等方式,完善线上商业模式和服务体系。这对减轻疫情冲击,起到一定的作用。

  不过,一时的“热闹不一定能持续。线上商城、在线娱乐、在线教育等市场目前仍比较分散。亲子业态,不能简单地把产品和服务“搬”到线上,更重要的是线上也能维持有温度、有粘性的口碑。

  业界对此的态度也有不同,有的将其视作“短效救心丸”,有的认为这是攻入线上商业的契机。